<dd id="avsl8"></dd>

<nav id="avsl8"></nav>
  • <dd id="avsl8"></dd>
    <sub id="avsl8"></sub>
    1.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 紅軍在黔西的戰斗
      紅軍在黔西的戰斗
      作者:文|史宏拯  發布日期:2022/5/18 閱讀次數:
      鴨池河渡口(資料圖片)
        偉大長征精神,就是把全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堅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堅信正義事業必然勝利的精神;就是為了救國救民,不怕任何艱難險阻,不惜付出一切犧牲的精神;就是堅持獨立自主、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的精神;就是顧全大局、嚴守紀律、緊密團結的精神;就是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同人民群眾生死相依、患難與共、艱苦奮斗的精神。
        ——摘自《習近平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2016年10月21日)

        1936年元旦剛過,紅二、紅六軍團到達湘黔邊界的湖南晃縣、貴州玉屏,敵軍李覺縱隊隨即跟了上來,紅軍只好繼續向西走,幾天后到達黔東的石阡、江口,得到短暫休整的機會。此時,距離紅二、紅六軍團離開湖南桑植已近兩個月,紅軍邊打邊走,行軍數千里,基本上沒有得到休息。
        1月19日,紅二、紅六軍團指揮部在石阡縣城的天主教堂召開會議(史稱“石阡會議”),分析敵我態勢以及地形條件,決定放棄在石阡、黃平一帶建立根據地的原定方針,作出在黔(西)、大(定)、畢(節)地區建立新的根據地的戰略部署。紅軍領導人任弼時在作報告時指出:“我們是準備在湘黔邊界搞根據地的,現在敵人來了,我們還要繼續往西走,到貴州西部,以戰斗的勝利創建新的根據地。” 
        1月20日,紅二、紅六軍團從石阡出發,突破余慶龍溪封鎖線后繼續向西轉移,途中接到中央軍委的指示,應以佯攻貴陽的姿勢,速轉黔(西)、大(定)、畢(節)地區建立根據地。紅二、紅六軍團領導認為中央軍委指示完全符合實際,決定向黔(西)、大(定)、畢(節)進軍。

      強渡鴨池河

        1936年1月25日,賀龍、任弼時、關向應在致朱德的電報里說,“據情報,李、樊、郭等敵仍將西追,楊森、萬耀煌等亦入黔,蔣敵似仍繼續以大力進攻二、六軍團”。
        敵我軍事力量懸殊,形勢十分危急。為了迷惑敵人,賀龍率領紅軍時而向南、時而向北,時而作出襲取貴陽的態勢、時而作出搶渡烏江的模樣。顧祝同、吳忠信令駐防在貴陽以西烏江口岸的敵九十九師和二十三師向貴陽龜縮,于是給紅二、紅六軍團強渡鴨池河、挺近黔大畢創造了良好戰機。2月1日,紅軍趁黔西北地區敵軍薄弱、烏江上游鴨池河口岸防務空虛之機,星夜秘密向西急進,直奔鴨池河渡口。
        鴨池河兩岸山高崖絕,陡峭的山崖高達數十丈,水流湍急,當時的交通往來全靠木船擺渡。鴨池河渡口是貴陽通往黔西北的交通要道,從渡口到北岸山頂的路上有大關、小關兩個隘口,上山的小路如登天梯,大路(清畢公路)曲折盤旋,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要沖。渡口有士兵守衛,面對如此險惡的環境,在敵人看來簡直插翅難飛。2月1日上午,總指揮部命令紅六師搶占鴨池河渡口。紅六師師長郭鵬、政委廖漢生把這個任務交給了紅十八團。為了不讓敵人發現,必須在夜間行軍,天亮之前趕到鴨池河渡口。
        2月1日下午,為了掃清前進道路上的敵人,紅二軍團從各師抽調120多名經驗豐富的偵察員組成精干的偵察隊,由排長王紹南帶領,從清鎮衛城出發,向清鎮與黔西交界的鴨池河渡口前進。當日深夜,紅軍偵察隊到達新店鎮茶店村,夜襲當地保警隊駐地關帝廟。紅四師偵察參謀胡克忠帶領尖刀班走在前面,迅速摸到敵人哨兵后面,王紹南帶領偵察隊隨即沖進廟內,俘獲了80多名保警兵。當天夜里,天上下著雨,路很不好走。王紹南與團長成本興商量,他隨一營走在前面,指揮二營、三營隨后跟進。紅軍冒著雨,踏著泥濘的小路,在黑夜里急行軍,在拂曉時趕到了鴨池河渡口。
        大關街上的農民萬正洪,人稱“萬八爺”,是個僅有兩床被子開了個小棧房的居民。那些背鹽巴的下力人常住他的棧房,沒有被子,經常是燒一爐大火給他們圍爐過夜,因而與窮苦人心心相連。1936年初,萬正洪在大關首先知道了紅軍要來黔西的消息。他由于開棧房,往來的人較多,結交甚廣,凡是新鮮的事情和消息他都先知道。1月下旬的一天,有3名衣衫襤褸叫化子(乞丐)模樣的人來到他的棧房投宿。通過交往后,萬正洪知道他們有些來歷(后來知道是紅軍偵察員),便把自家的身世告訴了他們。一來二往,彼此相互信任。他們從萬正洪這里了解了許多大關的情況,萬正洪也從他們那里了解了紅軍。就在紅軍偵察員離去后沒幾天,“紅軍要來了”的風聲傳遍了整個大關。當時的大關區長兼國民黨大關團防軍營長郭昆甫聞訊后立即將團防軍、鹽防軍(當時大關有官鹽倉庫)布防在大小關隘和鴨池河渡口,封船鎖渡,以防紅軍渡過鴨池河,并派萬正洪、萬家林父子帶領鄭少舟、錢少清等一批苦力背油去渡口協助鹽防軍隊長李應光,命令他們在情況緊急時要協助李應光澆油燒船。早就盼望紅軍到來的萬家父子有這個機會去鴨池河渡口真是暗自高興,他們把紅軍如何好、要歡迎紅軍過河的想法告訴了眾苦力,得到了大家的一致響應。
        2月2日,天剛蒙蒙亮,擔任前衛的紅六師就趕到鴨池河渡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消滅了渡口的少數敵人。紅軍隱蔽一旁,命令俘虜向北岸喊話,正盼望紅軍到來的萬正洪聽到河對岸有人喊船過渡,就向李應光報告說是鹽號挑夫鄧三爺的聲音,李應光不疑,于是派小船去對岸接渡。等到小船回渡靠岸時,即有人大喊“紅軍來了”,隨即槍聲四起,李應光等十幾個鹽防軍各自逃命去了。萬正洪帶領已過河的紅軍挺進大關,萬家林找到兩只小船幫助紅軍過河。天亮時,紅軍大部隊陸續到達,萬家林立即組織人力找木板、門板搭建浮橋,迎接紅軍大部隊過河。 
        2月3日中午,賀龍、蕭克率領紅軍大部隊到達鴨池河渡口,按照先紅二軍團、后紅六軍團的順序渡河。當紅六軍團還有兩個師準備過河時,國民黨五十九師三十五團追到,接著,國民黨九十九師、二十三師的先頭部隊也趕到。這時,過河的紅軍憑借西岸有利的地形組織火力,封鎖河面,阻擊敵人,掩護兩個師渡河。
        最后一批紅軍剛過完,偵察科科長谷志標趕來向后衛通報說,總跟在紅軍后面的湘軍李覺縱隊也尾隨到了鴨池河南岸,他們的前衛哨兵正好同紅軍的后衛哨兵隔江相望。后衛團長和政委笑著看了看烏江,一面命令工兵營砍斷浮橋的最后一根繩索,一面對宣傳隊長說:“你們宣傳隊應當寫首詩送給李覺嘛!”紅軍宣傳員陳靖當即創作了一首打油詩:“遠望一條索,近看鴨池河。敵人拼命堵,老子硬要過。要過,要過,這就過!李覺送行蠻不錯。你在對岸站崗哨,我在這里洗個腳。”豪邁的詩句生動地表現了紅軍戰士的大無畏氣概和革命樂觀主義精神。陳靖讓戰士把他脫口而成的這首標語詩用毛筆寫在河岸的巨石上時,紅軍戰士高興地鼓起掌來。
        紅軍在橫渡鴨池河搭浮橋時,借用了河岸邊部分群眾的門板、木枋等,在大部隊過河后,后衛部隊拆除浮橋時,專門召開賠償大會,借用的東西全部歸還,損壞的當面致歉,并用糧食、豬肉等折價賠償。

      紅軍在大關鎮

        紅二、紅六軍團勝利渡過鴨池河,引起國民黨的恐慌和不安。2月3日,薛岳給郭思演、傅仲芳、甘麗初、李必蕃、楊其昌發去急電,稱賀龍、蕭克已由鴨池河、六廣河進入黔西縣境內。2月5日,蔣介石給龍云發去急電,稱賀龍、蕭克已進入黔西縣城,似有北向瀘州、屏山或西向西昌、會理進攻的態勢,命令萬耀煌、郝夢齡、李覺、樊嵩甫、郭汝棟等縱隊迅速追擊紅軍。
        大關鎮舊時曾名紅巖溝、火燒壩、濫泥溝,1927年建鎮時,因地形險要,地處關隘而取名大關。大關(濫泥溝)距鴨池河渡口十余里,是貴陽到黔西的必經之路。時值農歷乙亥年正月初九日,天空飄著細雨雪花。紅軍進駐大關后,到處張貼標語,廣泛宣傳、組織和發動群眾,并建立人民政權,建立了大關區人民政府、大關區革命游擊隊。紅二軍團軍團長賀龍任命萬正洪為大關區長,方全清為副區長,萬家林為大關區革命游擊隊長。紅軍在深入群眾中了解到濫泥溝鹽商壟斷食鹽造成群眾吃鹽困難的情況后,決定開倉放鹽救濟窮人。
        大關鹽號是國民黨地方政府和資本家勾結,在大關建立的川鹽集散站,大半個貴州及云南部分地區如昭通等地群眾的食鹽問題都操縱在他們手里。他們還建立了一支50人左右的鹽防軍武裝,保護川鹽的運送及銷售,致使那時鹽價奇貴,有“斗米斤鹽”之說,給群眾的生活帶來很大痛苦,買不起鹽的人家只好淡食,甚至多久吃不上鹽。紅軍組織萬正洪、萬家林父子帶領大關街上和附近1000多“干人”打開大關“協興隆”鹽倉,沒收了土豪、奸商的鹽巴,分發給人民群眾,同時也運一些到附近去賣。以前,一塊大洋最多能買二三斤鹽巴,打了鹽號之后,一塊大洋能買十到二十斤,群眾到處傳頌紅軍的恩德。當時,賀龍、蕭克等同志就曾在大關鹽號住過——當時群眾稱賀龍同志為賀軍長,稱蕭克同志為指導員。大關鹽號舊址,現已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2月6日是農歷正月十四日,是民間過大年的日子,紅軍在大關黑神廟置辦酒席,由萬正洪父子相邀街坊鄰居和附近數百名群眾同紅軍在一起吃團年飯。酒席間,紅軍向群眾宣傳了紅軍的主張和中國共產黨的革命道理。吃過團年飯,紅軍和萬家父子再次開倉放鹽,凡參與吃團年飯的群眾每人發給大鹽一塊。紅軍在大關期間,萬家父子協助紅軍組織發動群眾,配合紅軍打了附近一帶謝燦高、唐仲余等12戶土豪,分了他們的浮財和田地;谷里區副區長劉熙畏罪逃跑,在鴨池河邊被紅軍截獲,押回谷里,2月6日,在黑神廟召開公審大會處決。同時被處決的還有紅軍從清鎮縣鎮西衛抓來的號稱“四大天王”之首的區長汪登云。沙窩區保長胡述清長期橫行鄉里,無惡不作,在游擊隊的幫助下,紅軍將其捉獲,押往縣城處決,沉重打擊了反動官紳和土豪的囂張氣焰。在此期間,萬家父子還在當地發動57名青年加入了紅軍,并為紅軍籌得軍費1萬余塊大洋。他們還聘請中醫陳克清和王道宣治愈了10多名紅軍的病。當年紅軍為了表示感謝,特地贈給陳克清一床紅緞子被面和一些鹿茸,這床紅緞子背面至今還存放在遵義會議紀念館。
        紅軍在大關住下的3000多人,住了9天(正月初十日到十九日),其中在石桐樹住下的有100多人。紅軍每到一處都展開各種形式的宣傳活動,說明紅軍不拉兵、不派款,專為窮人打土豪、分田地,幫助窮人翻身過好日子,同時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揭露國民黨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反動政策。紅軍當時唱的歌,很多都是抗日救國的內容。這些歌,他們天天唱,也教小孩們唱。
        1936年2月14日因戰略轉移,紅軍必須撤離大關,那天清晨,大關街上的窮人們排成長隊含淚相送。萬正洪、萬家林父子想和紅軍一起走,但賀龍、蕭克勸他們留下來,領導窮人堅持斗爭,保衛新生的革命政權。萬家父子一直送紅軍十余里才依依不舍地返回大關。

      血染的豐碑

        紅軍撤離大關后,逃亡在外的郭昆甫等反動官紳隨即反撲返鄉,對萬家父子和為紅軍做過事的人進行瘋狂的報復。副區長方全清叛變自首得免,萬正洪卻被抓住投入縣城大牢,在獄中受盡折磨但仍堅貞不屈。由于多方營救,在被折磨兩個多月后才被放出獄,但已是奄奄一息,抬回大關沒幾天便去世了。萬家林在山林中躲避了兩個多月,不幸被郭昆甫的手下劉子仲抓住,槍殺于大關白泥麻窩。萬家父子犧牲后,連棺材都沒有,還是鄉親程永發贈送了兩口棺材,滿懷悲憤的街坊鄰里和附近群眾才將他父子二人安埋。
        為紀念紅二、紅六軍團長征時強渡鴨池河,1985年11月25日,黔西縣人民政府在距離紅軍當年渡河約2公里的大關鎮丘林村小箐坡頭修建紀念碑。碑前平臺邊沿用雞血大理石鑲嵌,刻有“紅軍強渡鴨池河天險”9個大字。紀念碑設計樸實、莊重肅穆,是人們緬懷先烈、回顧革命歷史和進行革命傳統教育的場所。(作者系原黔西縣政協退休干部)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欧美巨大黑人暴力XXXXX,午夜视频免费视频观看在线,永久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观看,国产午夜高清高清在线观看,男女乱婬真免费视频激情